齐鲁曙光—中国共产党一大山东代表王尽美、邓恩铭肖像创作


 1921年7月1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日子,来自全国各地共产主义研究小组的代表聚集于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画舫上,召开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由此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在这仅仅12位与会人员中,有两位来自山东的代表,他们是王尽美、邓恩铭同志。

孔维克 王磐德 齐鲁曙光——党的一大山东代表王尽美、邓恩铭肖像 中国画 2011年

  山东省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在历次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有众多仁人志士为了民族的独立、国家的富强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以自己的血肉之躯,铸就了齐鲁儿女的钢铁脊梁,他们的伟大精神,犹如一缕缕璀璨之光,照耀着齐鲁大地。王尽美、邓恩铭,就是耸立在中国人民特别是山东儿女心中永远的丰碑。曾一同参加党的“一大”的湖北代表董必武曾多次回忆起这两位并肩战斗过的同志。1961年,董必武去武汉视察,火车途经济南时,他再次想起了王尽美和邓恩铭两位山东的“一大”代表,并提笔写下了一首七言诗《忆王烬美同志》:

  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
  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

  说来也巧,我参加工作伊始,是到济南育英中学当美术教师,这是一所创建于1920年的私立中等学堂。我报到的第二天,即投入了校庆校史展览的策划编辑工作,由此了解到当年该校的物理教师王翔千先生是山东中国共产党的早期组织者,曾召集过各种学习马列、研究共产主义的聚会,并在这儿编辑进步书刊《晨钟》杂志等。这个学校至今仍保留着两座砖木结构的老楼,这里是山东地区早期党组织的活动地点,也是中国共青团山东省委的诞生地。据说王翔千最看好的年轻人就是王尽美、邓恩铭这两位学生,到上海参加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也是他派他们去的。他的儿子和侄子王希坚、王愿坚都是中国近代著名作家。王愿坚参加过长征,是中学语文课本中《两根火柴》的作者。我调至山东省文联工作后,还与曾任省文联副主席的王希坚先生交往多年。由于王尽美、邓恩铭这两位党的早期工作者英年早逝,留下的资料甚少,只悉其一二:王尽美、邓恩铭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山东中国共产党组织最早的组织者和领导者。1920年11月,王尽美与邓恩铭等11人在济南发起成立了“励新学会”。1921年春,王尽美、邓恩铭等成立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同年7月,他们两人作为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赴上海出席中共一大。回来后,成立了“济南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推动中国共产党的地方组织的建立,在齐鲁大地播下了生生不息的革命火种。从此似漫漫长夜望见了闪耀的北斗,于无声处响起了革命的惊雷,掀开了山东历史上崭新的一页。但他们留下的形象资料照片则很少,能见到的图像资料仅仅是两张模糊不清的胸像。据说,上世纪50年代初,山东省委派人到王尽美家乡收集烈士的遗物,然而由于世事流离、时间辗转,人们什么也没找到。后来经人提醒,老人才想起还有一张儿子的照片,因为怕日本人搜去而被抹在了自家土房的墙里。大家立即扒掉土墙表皮,果然从里面找到了已经发黄的照片……后来,照片被送到博物馆珍藏。在以后许多有关王尽美的资料中都用了这张照片。

  从这些字里行间以及这些模糊不定的图像中,我还是捕捉到了一个总体的印象:这两位青年在那个黑暗、积弱、落后的旧中国,像当时众多的有志青年一样,冲向时代的最前列。在那个大动荡时代,他们壮怀激情,为理想而奋斗,为真理而献身,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于是,仿佛他们那模糊的面庞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他们的胸像也幻化为两个年轻、矫健、青春的完整身影,并似乎动了起来。他们参加“中共一大”时的音容笑貌,似乎穿过90年的风风雨雨,清晰地向我走来。

  说起党的诞生地嘉兴南湖,我因参加美术活动也去过三次,几乎每次都踏上那象征革命符号的“红船”瞻览。这是一条很普通的木船,在当地到处都能见到这种样子的船。曾有一次,陪我们参观的嘉兴市委宣传部长开玩笑说,你可别小看这片湖水和这些船,这儿可是人杰地灵哟,在这船上不仅诞生了一个政党,还诞生了一个政府。韩国抗战时期的临时政府也是在这种船上成立的。南湖中一个小岛上,有一座闻名遐迩的古典建筑烟雨楼,据说当年也是党代表们相聚交流思想的地方,并且中国民主同盟会的早期领导人沈钧儒等也常在烟雨楼聚会。我表兄黄亚洲是位著名作家,曾在这一带工作过,对党史也很有研究。他曾向我讲过建党前后这些来自天南海北“同志”的故事:他们有着不同年龄、不同阅历,来自不同阶层。这是一种撼天地泣鬼神的殉道精神,将他们凝聚在一起而举手宣誓,并在中国这片东方的古老大地上进行了近一个世纪的伟大实践,令人赞叹!

  我的这些思维和积淀,随着党的90周年生日越来越近,逐渐清晰了。我拟将这两位年轻的拓荒者以肖像的形式来进行创作,画《齐鲁曙光——党的一大山东代表王尽美、邓恩铭肖像》这样一幅画,以此来展示那一代人的精神面貌。我与山东画院画家王磐德分工合作,在统一构思讨论后,由他负责搜集前期的文字资料、基本历史图片,包括道具的收集及小构图的勾画,我负责最后落成的具体木炭稿和完成水墨稿。

  通过创作这幅政治性、历史性很强的作品,我对画好历史题材的画有了较深的体会。一是对所表现的题材要怀有饱满的热情和激情。不管是面对枯燥的题材还是有趣的题材,作者不仅要钻入历史翔实史料的故纸堆中,同时又要站在当代人认知和审美的制高点上来审视它、把握它,以充分了解和理解这段历史并加深对题材关注的热情,萌发出艺术表现的激情;二是要充分调动自己感情及生活的积累。我们所画的这些历史人物不仅与自己有了一定的时空距离,且有着两个时代及观念间的巨大差异,如信马由缰地去画的话,作品很容易概念化、笔墨僵硬化、思维单一化。所以要调动自己一切的生活积累及学养,让自己走进历史,同时让历史走进我们的生活,这样才能营造出亦幻亦真的历史气氛、画出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来;三是要加强笔墨素养和基本功的锤炼,充分为表现的主题服务。

  对于创作历史画,我认为还是要以写实手法为上乘选择,画肖像性的历史画更要在形似和神似上下功夫。这次画历史人物的肖像对我来说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我以前的人物画除古典小品、现代乡情题材外,写实类的绘画如《公车上书》、《沐》等,都是场景性的人物画,这些画的着眼点在于对画面整体格局的把握,不要求对单个人物的精雕细刻和耐看细品。这是我第一次画“肖像画”,所依赖的“资料”仅仅是两张模糊不清的小照片。虽然难度很大,但我通过这两张照片所传达的信息,再充分调动艺术想象力和以前在脑海中各种类型的艺术形象库存,推演出了自己的艺术构思。我用笔墨塑造和结构渲染相结合的手法,丰满面部的细节,同时靠眼神和嘴角的处理来表现他们俩坚毅、笃诚的神态。国画人物衣服的处理难度绝不亚于面部的表现。这两个人的服饰各不相同,王尽美身着的长衫比较常见,通过找模特穿上这类长衫摆姿势写生,即解决问题了。但邓恩铭身着的这种特殊样式的中山装,服装面料所产生的衣纹和样式都不常见,我是靠这张唯一的上半身照片,来琢磨下半身的款式并进行笔墨及衣纹的处理。两个人的姿势,一站一坐,表现了一张一弛、一冲一敛的不同性格。环境道具的处理也都是围绕着人物的表现来进行,而人物的衣纹笔墨又要服从于面部的细腻刻画,最后终于达到了人物与环境、形象与神态、笔墨与主体的统一。

  历史画无论画事件还是画肖像,最终表现的是人,是作者对历史人物的理解,因为是人创造了历史。通过画历史也是学习历史、把握历史、再现历史、演绎历史。由此,这次创作对我来说不仅是一次艺术实践,也使自己得到一次境界的升华。这幅作品所表现的实质,即是通过两个典型青年人的个性化塑造,表现了为理想而献身的共产党人的精神面貌,透射出近百年前那个特定时代的超前信念和人性的永恒风采。(来源:美术报/作者:孔维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百年“铁路大厂”的红色记忆